拜登外交智囊:恢復歐巴馬路線、反美中貿易戰、對台採模糊戰略

  • 在〈拜登外交智囊:恢復歐巴馬路線、反美中貿易戰、對台採模糊戰略〉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早洩怎麼辦
摘要

2020美國大選大勢幾乎底定,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宣布勝選即將入主白宫。 拜登的「對中政策」一直遭到共和黨以及川普的攻擊,新的拜登政府對中政策是否轉向「軟弱」?據目前已知消息,可以從拜登的「中國問題智囊團」成員開始了解。

必利勁達泊西汀

拜登外交智囊:恢復歐巴馬路線、反美中貿易戰、對台採模糊戰略

必利勁,果凍威而鋼,超級犀利士 https://tw.avseo.net

2020美國大選大勢幾乎底定,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宣布勝選即將入主白宫。 拜登的「對中政策」一直遭到共和黨以及川普的攻擊,新的拜登政府對中政策是否轉向「軟弱」?據目前已知消息,可以從拜登的「中國問題智囊團」成員開始了解。

據《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報導指出,目前已知的拜登「中國問題智囊團」成員,幾乎來自歐巴馬政府時期的外交政策幕僚,其中包括曾任國安顧問的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前副國安顧問傑克.蘇利文 (Jake Sullivan)、前國安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前駐聯合國大使薩曼莎.鮑威爾(Samantha Power)、主管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前助理國務卿庫爾特.坎貝爾 (Kurt Campbell)、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副總裁伊利.拉特納 (Ely Ratner)與前國安顧問湯瑪斯.多尼倫(Thomas Donilon)。 

安東尼・布林肯與拜登的關係可追溯至近20年前,兩人共事於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當時布林肯就一直是拜登在外交事務上的左右手。在歐巴馬政府時期,布林肯先後擔任了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和總統歐巴馬的副國安顧問,並於2015至2017年間擔任國務院副國務卿。

布林曾經營過一間諮詢公司,為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的經營活動提供策略。目前,他已從這家公司暫時離職,進入拜登2020競選團隊,任高級外交政策顧問。布林肯今年9月也在美國商會表示,「試圖完全與中國脫鈎,這是不現實的,而且最終會適得其反」,並批評川普政府的單邊主義,讓中國有機可趁據了更強的戰略地位,而美國的戰略地位卻變得更弱。

傑克・蘇利文也是拜登2020競選團隊的高級政策顧問。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替布林肯擔任了副總統拜登的國安顧問。曾任國務院政策計劃部主任,也是國務卿希拉蕊的副幕僚長,過去曾向希拉蕊獻策放棄保台以換取中國註銷美債。於2016年的大選中擔任希拉蕊競選團隊的高級政策顧問,曾被視作希拉蕊當選後的國安顧問人選。

蘇珊・賴斯則是拜登在歐巴馬政府時期的同僚。歐巴馬任命為賴斯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並於2013年成為歐巴馬總統的國安顧問,也曾一度為拜登所考慮的副總統搭檔人選。在2020年大選中賴斯多次就美中議題炮轟川普,賴斯認為美中關係是美國最重要的國際關係,美國政府必須維持「一中政策」,然而川普政府卻破壞這個關係。今年4月逾百位官員學者發表聲明,認為中國應該對武漢肺炎負責,並呼籲美國在防疫上應與中國合作,其中簽署者包含賴斯、鮑威爾以及布林肯。

薩曼莎・鮑威爾曾是歐巴馬的親密幕僚,歐巴馬於2008年競選總統時擔任他的高級外交政策顧問,後因在採訪中稱希拉蕊是「怪物」辭職。2013年歐巴馬任命鮑威爾接替賴斯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鮑威爾對於中國人權問題感到相當不滿,曾撰文痛批中國,「如果屈服於中國的欺壓和恐嚇,你只會得到更多的欺壓和恐嚇」。今年4月鮑威爾公開稱讚台灣防疫表現,並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每個國家都能從台灣身上學到東西。」

伊利・拉特納目前是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的執行副總裁和研究主任,於2015年至2017年擔任副總統拜登的副國安顧問,也曾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與拜登共事。拉特納和坎貝爾於2018年《外交事務》發表文章指出,美國的外交政策一直高估了美國改變中國的能力,過去的對中政策並沒有促使中國朝美國所期望的方向改變。坎貝爾今年8月於訪談中表示,美中關係並不會走向冷戰,目前美中之間有密切的經濟交流,中國也已融入國際體系中,其他國家並不願意在美中之間選邊站。

庫爾特・坎貝爾是歐巴馬政府負責中國事務的核心成員之一。在離開國務院後坎貝爾成立一間諮詢公司,為有意進入和亞洲市場的企業提供戰略和商業建議。坎貝爾去年在《外交事務》撰文強調,台灣的繁榮與民主源自美中之間的戰略「模糊空間」,2013年受訪表示,台灣不應押寶美中任何一方,美中也不該強迫台灣選邊站。

湯瑪斯・多尼倫於2010至2013年間擔任歐巴馬總統的國家安全顧。過去多尼倫多次批評川普政府對中國進行貿易戰是錯誤手段,重點應該是增加美國自身的經濟競爭力,尼倫多認為保護主義無法應對中國的挑戰,例如與中國的科技競爭美國應增加技術上的投資,接納更多優秀的移民,而不是對中國提高關稅。

拜登「中國問題智囊團」還有一個共識,便是拋棄川普政府的「美國優先」原則,修復與盟友的關係,恢復美國在國際組織中的領導地位,例如世界衛生組織(WHO)等國際組織儘管有缺陷需要改革,但美國並不能選擇退出這些國際組織,而是更應加強在這些組織中的領導地位,以確保改革方向符合美國利益。

另外對於中國南海、台灣、印度以及太平洋,拜登「中國問題智囊團」主要關注在航線上,布林肯今年5月於《CBS》表示,拜登政府會比川普政府更積極參與中國南海領土爭議,以確保航行上的自由,主持人針對過去川普當選曾與台灣總統通話,追問拜登是否也會和台灣總統進行電話通話?布林肯僅表示「我們1月就知道了」。

喬治.布希美中關係基金會總裁方大為(David Firestein)對《VOA》表示,這些前歐巴馬時期重要幕僚對中國的看法與川普政府完全不同,拜登當選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恢復歐巴馬的對中政策,但美國國會近年通過許多對中以及對台法案,「這些是法律,並不是一下就可改的政策。」